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四月 赴京城光影之约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邓大溢

当地时间8月26日,法国巴黎,由于存在铅污染的风险而暂停三周的巴黎圣母院修缮工作于上周重启。视觉中国供图

本文约2500字

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作者 | 实习生 张程喆

编辑 | 秦珍子

大火熄灭4个月后,巴黎圣母院的重修工作还没有正式展开。

在网络流传的照片中,建筑表面留着火灾后斑驳的痕迹,曾经戳进天幕的塔尖不见了,脚手架密密麻麻地包裹着建筑主体。吊车停在道路上,伸展长臂,与塔楼并立。废墟周围早已竖起围栏,人们只能隔栏眺望。在这座建筑风华正茂的年代,每年前来欣赏它姿容的游客达1300万人次,附近约有400家商铺和300位雇工靠它的人气生存。4月15日的火灾之后,周围商户的收入大幅减少,不少雇员被开除或转为临时工。

凝结着波澜壮阔历史的建筑在大火面前不堪一击,法国总统马克龙对着镜头承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呼吁法国人团结起来,定下5年之约:“每个人都竭尽所能地付出,大家各就各位,各司其职,共同把巴黎圣母院重建得更美好,我希望在5年内完成。 ”

要兑现承诺,困难重重。“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会耗费大量时间。”美国莱斯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约翰·J·卡斯巴里对媒体说。英国肯特大学研究中世纪欧洲历史的艾米丽·盖里博士则表示:“重建工作大概需要40年,如果工作效率非常高的话可能要20年,但是至少需要一代人的共同努力。”

2019年夏天,法国被高温笼罩,气温一度高达39摄氏度,刷新70多年的气象纪录。药店门口的温度计爆表,商场里的电风扇脱销。习惯了冬不冷夏不热的温带海洋性气候的法国人,冲入室外广场的喷泉淋湿自己,光着脚在水池里乘凉。人们想办法避暑,巴黎圣母院却只能硬扛。热浪带来了第二轮灼烧,被大火焚烧过的建筑石料碎裂、掉落,巴黎圣母院仍有倾塌风险。“几个月以来,针对巴黎圣母院开展的工作不是要恢复其原貌,而是避免其进一步坍塌。”一位法国官员说,“正式的修复工作至少要等到明年才能开工。”

修建教堂是浩大的建筑工程,几百年前,难度比今天更甚。一砖一石,日复一日……几百年后的人站在巴黎圣母院面前,依然为其精湛的建造工艺、卓越的艺术成就所震撼。

它是法国挂在胸口的徽章,它遭遇重创,震撼了法国人的胸腔,民众普遍感受到焦虑和紧张。“当巴黎圣母院燃烧,巴黎也开始坠落。”一位法国作家在采访中说道,“它象征着这个国家当前困难重重的状态。”

2018年年底,法国民众为加征燃油税和生活成本增长感到不满,组织了50年来最为激烈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有人点燃汽车,有人举着斧头砸碎窗户,洗劫街边的商店和银行。

法国智库法国经济形势研究所2018年11月20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08~2016年间,法国经济不景气,政府为防止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改变了税收政策,导致法国家庭年购买力平均下降440欧元。其中,中低阶层受到的冲击最大。

“这不是一场恐怖袭击,这不是一场自然灾害。”在法国政治分析师和作家妮科尔·巴沙朗看来,巴黎圣母院遭遇大火,是“人们紧紧攥在手中的、深信不疑的价值遭到重击”。

等待法国人重建的,不仅是巴黎圣母院的建筑本身。一方面,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保护历史遗迹与古文明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周周不断的游行示威活动开始减缓,人们讨论着如何重建巴黎圣母院。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谈道,“历史上,我们建造的城市、港口和教堂,有很多遭到摧毁,但每一次我们都会重建”。然而圣母院的重修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这反复敲打着法国人的决心和耐心。

社会各界都在表达着捐款的意愿,从富豪到普通民众,人们慷慨表态,仅仅两天,承诺捐款的总数就超过8亿欧元。

同时,也有异议出现。一位英国媒体人表示,她反对捐款来重修巴黎圣母院,因为“这些钱可以更好地用来解决法国其他的社会问题”。

很快,部分承诺捐款者为冲动感到后悔。据法国媒体4月29日报道,莫尔贝克市市长在灾难发生后,“和许多巴黎人一样受到震动”,表示决定为该市2600位居民每人捐1欧元。但之后,市政厅商议后决定收回捐款2600欧元的承诺,将把这些钱用于本地。

6月,仅有少量捐款到位。据彭博社等外媒6月14日报道,法国富翁们至今仍未出资,目前的筹资主要来自通过慈善基金会捐款的普通民众。在总计8.5亿欧元捐款承诺中,实际到账仅8000万欧元,占认捐总数约9%。

7月,没钱开工的巴黎圣母院重建工程又卷入铅中毒风波。据NPR报道,一位名为Jacky Bonnemains的环保组织负责人在查阅历史文件和档案后估计,巴黎圣母院在高温燃烧的过程中,屋顶和尖塔上440吨左右的铅熔化了,向空中溢出大量铅蒸气。巴黎人民谴责巴黎政府和官员没有及时把铅污染的危害性公之于众。铅中毒的阴影在巴黎街头飘散,人们感到不安。经过为时3周的暂停后,维修工人重回工作岗位。从当地时间8月13日起,圣母院周围的广场和街道开始清洁工作,包括为人行道吸尘和擦洗,用高压水管冲洗地面,处理污水等。

今年7月,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一项关于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法案,确定了修复该教堂的工作框架,民间随即闹出乌龙。前段时间,中国媒体报道,一对中国学霸情侣在巴黎圣母院重建的设计比赛中夺冠,报道将其解读为修复巴黎圣母院将采用中国设计师的方案。事实上,组织本次大赛的是一家美国公司,并且没有获得法国官方授权。

12世纪初,巴黎圣母院开工修建。统治者路易七世希望将它作为政治、经济和文化力量的象征。1239年,路易九世在此加冕,波旁王朝时期,路易十三将其作为大主教座堂。巴黎圣母院成为王权政治的象征。它的修建历时近200年,于1345年完工。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爆发,巴黎圣母院中的珍宝遭到破坏和掠夺。1801年,拿破仑再度赋予它宗教之职,并在此加冕。从建成到如今,巴黎圣母院巍巍耸立了近700年。

建筑上的石头诉说着建筑的历史。开始、中断、损毁和重修——维克多·雨果在小说《巴黎圣母院》中这样写道:“这座可敬的历史性建筑的每一个侧面,每一块石头,都不仅是法国历史的一页,而且是科学史和艺术史的一页……简直就是石头的波澜壮阔的交响乐。”

“未来还有很多考验在等着我们。”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说,“那些我们认为坚不可摧的事物,也有可能遭到损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微信编辑 | 实习生 李和风

首页 - https://hmguan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