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揭秘这些不幸患癌,因此短暂退圈的明星们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唐永刚 原标题:曹可凡 表演是个技术活儿于我而言只能靠阅历来弥补

今年曹可凡有两部参演的电视剧播出,巧合的是,合作的对象都是陈宝国。

电影《左右》

电影《上海王》

电视剧《爱情的边疆》

电影《摆渡人》

电影《金陵十三钗》

董卿曾经这样评价曹可凡,说他做了很多“不务正业”的事儿,写书、唱京剧、唱越剧、画画、拍电影、拍电视剧。

其实,就连做主持人,也是曹可凡最初“不务正业”的结果。

曹可凡上的是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做了老师,带过几年学生。但是他一直喜欢文艺,大学时就通过比赛,成了上海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甚至放弃了能成为一名医学教授的可能,而选择做专职主持人。

最近,在热播电视剧《老酒馆》中,曹可凡又摇身一变,成了日本酒客,“最开始定妆时,连我自己都没认出来。”而对演戏这事是如何开窍儿的,曹可凡说要感谢两个人,一位是张艺谋,另一位则是侯孝贤。

村田,其实和寅次郎有点像

曹可凡在《老酒馆》中饰演了一个生活在中国的日本农民村田,他喜欢去陈怀海(陈宝国饰)开的老酒馆喝点小酒,因为老酒馆里都是中国人,所以每次去前他总是先换上中国服装。曹可凡特喜欢《寅次郎的故事》,他觉得村田和寅次郎有点像,“都不端着,特别接地气。”

“他其实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日本农民,是被日本政府骗去东北的。为什么那么爱喝酒呢?因为有一次他在东北的雪山里迷了路,当地村民发现他,就用白酒帮他擦身体,才把他的魂找回来。所以他对白酒有两种依赖,一个是物质上的,觉得中国酒不太一样挺好喝的;第二,他觉得是种敬畏,他的命是白酒给救回来的。”

接演村田,对曹可凡来说,完全是一个偶然。在这之前,他和陈宝国有过一次拍戏上的合作,当时也是出演高满堂的作品。有天陈宝国身体抱恙,曹可凡学医出身,认识不少医生,就帮忙联系了当地的医院和医生给陈宝国做检查。

检查那天,是高满堂陪着陈宝国去的。等待的空当,两个人一起喝咖啡,“不甜不咸的,我们便聊起了天。满堂老师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他坐在那儿突然停下来,我说你干吗,他看着我好长时间,说‘我在写的一个戏,有个日本农民你来演吗?’”曹可凡当时有点受宠若惊,“一个日本农民?中国农民我也没见过几个。”

而高满堂看中的正是曹可凡身上与角色一样具有的喜感,“一般人不会找我演这样的角色,总是让我演知识分子,或者工程师、老师、医生,突然觉得这是个惊喜,但也会觉得压力陡增。”

后来兜兜转转,刘江导演接了这个本子,他第一时间给曹可凡打去电话,“这个角色戏不多,就像茶馆一样,茶客跑来跑去,酒客跑来跑去,就占一段,但是故事很完整,从出现到结束,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很难得。”

演戏,得益于张艺谋一句话

曹可凡第一次真正演戏,是在张艺谋的电影《金陵十三钗》里,当时张艺谋教了他一个快速抓住角色的方法。“他给我举了个例子,拍《秋菊打官司》时,他跟巩俐说你就抓住一个字,慢。因为秋菊正怀着孕,所以她做什么事都很慢。起身、坐下来都要慢。”

出演《金陵十三钗》中的“孟先生”时,曹可凡给自己找的点是“苦”,“心里苦。他为什么给日本人干活?为了救闺女,但闺女不理解他,所以贝尔演的角色曾说,你的女儿会感谢你是个好爸爸,但他却说,在我女儿眼里我是叛徒。”

这一次在《老酒馆》里,他同样是用了这个方法,“《老酒馆》里我就抓一个字‘嬉’,里面删掉了一点戏,有点可惜。讲的是村田为了出去喝酒,不敢穿日本人的服装,所以会找个地方先把衣服换掉,再去喝酒,回家前再把衣服换回来。”

而演村田,对曹可凡来说难的是“喝酒”,因为生活中的曹可凡,几乎很少喝酒,“我只能稍微喝点红的。但我喜欢观察人,特别是馋酒的人。”

他记得有次和朋友吃饭,酒桌上有朋友的上级,也有部下,朋友会想各种方法让别人喝酒,“其实他就是馋酒,我一直观察他醉态的样子。其实我在脑袋里储存了很多这种典型的人物,需要的时候,就会把这个人物提取出来。”

这个方法,曹可凡则是“偷学”于侯孝贤。当年,曹可凡去台北采访侯孝贤,“他打了个出租车就过来了,说他平时上班都坐公车,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公车里,人不是很多,他在公车里可以观察各种各样的人,车里的人,马路上走的人,然后把他们储存到脑子里,创作的时候,就拿出来用。”

曹可凡觉得,到了自己这个年纪,才开始演戏,在技术层面上和专业的年轻人相比都是缺乏的,因为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表演是个技术活儿,我只能靠人生阅历来弥补,你经历过的人和事都会成为你创作的来源。”

两次合作发现陈宝国的秘密

《老酒馆》算得上是曹可凡和陈宝国的第二次合作了。在他眼里,陈宝国是个严厉的人。

“他对别人、对自己都很严厉。他拍戏时基本不带剧本,我们对完戏后就把剧本丢了。合作上一部戏的时候,他有大概一整页纸的台词,几乎没卡过一次。”

此外,陈宝国拍戏时对现场的要求也很严,视野里面不准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有人随意走动。在这个剧组,摄像、灯光,包括群演都不能玩手机,所以这个时候演戏是一个非常投入的状态。

曹可凡说,现在有很多演员,尤其是主演,都不会给对手戏演员搭戏。“基本上,拍完自己的部分,就撤了,但宝国老师,即使这个镜头没有给到他,但在拍他的近景或特写的时候都是一模一样的,他会把你带到戏里,尤其对我这样没有经过表演训练的业余演员来说,是很有帮助的。”

“而且,我还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他有本新华词典总是随身带着,搞不清楚就赶紧查。”

曹可凡以前不知道,有天,他问陈宝国这本词典是谁给他的,陈宝国说他拍戏一般都会带在身边,只是不拿出来。

“很多人见到宝国老师会觉得他有点高冷,其实他内心是一个很热情的人。”

早年间,曹可凡作为主持人,第一次采访陈宝国时特紧张。“我是通过滕文骥导演约到他的,因为他不肯接受采访。我就跟滕文骥说‘你别走,万一他半道生气怎么办’。后来陈宝国一直拿这事儿笑我,说‘曹可凡害怕我发脾气,把滕文骥押在那儿了’。现在熟了,发现他人特别好,像一个大家长,大哥哥一样,让人踏实。”

人 生 事

A 靠迷你版《可凡倾听》

——医科生“转型”

曹可凡上学的时候就对文艺很感兴趣,“其实我们家族没有任何文艺基因。”尤其是改革开放初期,译制片那些高超的配音技巧,让他着迷,甚至一度想要成为一名配音演员,“那个时候,还让我妈找朋友到上海译制片厂咨询,看看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潜质。”朋友帮忙找到了配音演员翁振新老师,他对曹可凡的评价是:这孩子声音不错。“但是无论干什么,文化素养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最后还是先去考了大学。”

因为家中世代从医,所以曹可凡选择了医科大学。大学期间,正好赶上上海电视台要创办一档节目《我们大学生》,到各高校里选主持人。“我当时是学生会副主席,分管文艺,电视台的通知发下来,我稀里糊涂也没准备就跑去面试了。”

到了,曹可凡才发现,人家都是复旦、华师大、上海交大的,“像我们这种专科学校的学生特少,而且那些文科生都是口若悬河的,特能说,我们就显得有点木讷。也没有什么手艺,就背了一篇文章,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然后通过了初试、复试,最后进入决赛。”

决赛要求每位选手设计一个七八分钟的节目,“当时央视有档节目叫《观察与思考》。我有个同学就是很典型的被讨论对象,他有很多小发明,还申请了国家专利,但是学习成绩不是太好。针对这样的学生算不算好学生在学校里有过争论,我觉得这个题目拿出来讨论一下,就挺好的。”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时就是设计了一个《可凡倾听》的雏形版,“我要找一个采访对象,想到了一位教授叫王一飞。他教我们组织胚胎学。其实那个时候他已经是学校副校长了,也不认识我,但他是学校里公认上课最好的老师之一。”

曹可凡就这样去敲了校长的门,校长人很好,立刻就答应了。“决赛直播那天的评委会主席是孙道临先生,当天的讨论非常成功,因为我们老师真的很能讲,而且学识渊博,整个节目显得很成熟。我因此拿到了第一名,做上了这档栏目的主持人。”

B 大学老师跳槽做主持

——同样遭遇“冷板凳”

在上海电视台除了主持《我们大学生》,曹可凡还参演录制了一些专题性节目,比如后来的《诗与画》,“那是我第一次独立做节目。”曹可凡说自己也算是运气好,有一次,他坐公交车到台里录节目,快到站的时候,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一回头,那人问:你是曹可凡吗?“对方说自己叫郑大礼,是我们台的导演,也是著名电影导演郑君里的儿子。他问我会做文艺晚会吗?我以前在学校经常做,就说会。他又问我在台里做过吗?我说没有。他说那你怎么知道你会,我说这不是差不多吗?”

那时家里都还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有一天家门口的公用电话亭找曹可凡,说有他电话,他噔噔噔地跑过去一接,正是郑大礼导演,说台里有个晚会,要他马上去一趟。“那台晚会,就是1986年上海电视节会歌的评选晚会,谷建芬老师的《歌声与微笑》,就是在那台晚会上评选出来的。”这事儿之后,曹可凡的主持事业愈发顺利。但此时,他也面临着大学毕业,是否要去医院工作。考虑再三后,他觉得自己无法一边做主持一边当医生,所以选择了考研。

“我还是去找了当时帮我做节目的王老师,我说我想考你的研究生。老师说我疯了,因为当时我有一门课都还没有学过。结果,老师给我补了三次课,每次两个小时,我就把那本书给磕下来。”

研究生毕业后,曹可凡选择了留校,“所以现在上海很多医院的主任、副主任都是我的学生,好多院长、党委书记是我的同学。”

1995年,上海电视台有个机会可以给曹可凡转正,“我的医学导师是个非常开明的人,他说根据他对我的观察,我将来做教授完全没问题,但是要做医学科学家,悬,因为个性太活跃。他觉得一个人选择职业,应该把自己的能量发挥到最大,所以他也赞同我跳槽。”

弃医做主持人之后,曹可凡也遭遇过一段“冷板凳”时期。“我一直跟我的同事,我的学生说,你不要小觑那些你不顺利的阶段,往往它可能是另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就在曹可凡第一个事业低潮期,上海电视台突然分出个新“山头”上海东方电视台,“规模很小、人很少,但是可以做很多节目,让我反而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期。”后来有段时间,曹可凡没什么事情做,有人找他拍戏,他就去了,从此又开辟出来一条演戏的出路。

我从小就喜欢表演,我这个人模仿能力特别强,别人的声音、方言都学得来。要问我主持和演戏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完全不一样,演戏对我来说吸引力是什么?这个东西我不大懂,我永远对我自己不懂的事有兴趣,我希望把它弄懂。 ——曹可凡(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

首页 - https://hmguanjia.com